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设计图

大家好,今天小编关注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关于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的问题,于是小编就整理了3个相关介绍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的解答,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如何拍摄工地照片?

我给房地产商拍过几次工地照片,根据我的经验,强烈推荐你买一台大疆的无人机,航拍工地照片的效果是最好的,因为工地范围都比较大,平行视角拍摄效果不佳,用空中俯视的视角效果极好,而且也非常直观,现在无人机都很智能,上手容易,价格也不贵,3000多4000就可以入手了,比好的单反加好的镜头便宜多啦!

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设计图

本人在工地做了有快7年了,从资料员开始。工地照片一般用于验收、会议、发联系函、索赔等留证保存,拍摄的角度一定要能反应具体的事情,如图片中的质量、安全文明、进度或者参会的人员必须明显,另外还会要求拍摄的时间,也就是时间水印等。

很高兴参与作者的提问,拍摄工地,我个人感觉不太适合拍近景,远景用广角角度拍摄能更好的捕捉建筑工地与自然的融合,意境美能更好的体现,工地不是只有冰冷冷的水泥与钢筋,而是有温度的生活!

首先需要明确照片用途,如果是宣传的话需要考虑工程的整体布局以及节点标志性的画面,领导人员的合影特写等。如果为记录工程问题,则需要注重细节,从不同角度拍摄存在的问题。

你经历过亲戚家接二连三出事吗?

经历过。

1996年,我的大舅妈47岁,那年的冬天,她老感觉四肢无力,走不动路。

那时候,他们家用扁担挑水吃,以前挑着两桶水走得飞快,可现在忽然就挑不动了。

她到县医院检查说是贫血,就治了一段时间,可是,仍然不见好,就想到到大医院看病。

来到郑州,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检查,查出了白血病。

当我大舅、大舅妈弄明白这就是血癌时,简直是晴天霹雳!他们感觉天都要塌了。

我姥姥、姥爷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整天以泪洗面。不仅心疼我大舅大舅妈,也心疼小孙子。

我大舅大舅妈40岁出头,才得了一个儿子,当时才6岁。

我大舅妈住了一个月的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我大舅还借了好多钱,最后,单位、村子还号召大家捐款。

可是大舅妈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她根本不敢流血,一流血根本就止不住。看她身体越来越虚弱,我大舅全家压力特别大。

感谢您的邀请!

我说说我的经历。

三年前我刚结婚,夫妻恩爱,父母从城里回了农村种果,第一年还好,没什么问题。

第二年准备收果时,我母亲得病了,当天送进重症室。一个星期后离开了我们。

老爸一夜白了头。我们担心他心里压力大,孤单,会想不开。给他养条狗。天天带着。

去年开始,我老婆经常伤心,经常哭。因为她是单亲家庭长大。自小跟岳父。所以对我母亲感情特别深,经常说她还没叫够妈。就没了。每次回忆都忍不住流泪。我们一度怀疑她得了抑郁症。

今年岳父头晕,我第二天开车去接回来(他在柳州,我们在桂林),进医院走急诊。血压210。脑梗死。当时路都走不了。

我们虽然很累,但我们不服输,现在岳父身体慢慢好转了。我也能正常工作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只要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路上总会有贵人相助。

加油!!!!

经历过,我大姑家。

2007年,大表姐夫是城管局临时工,和一个搭档清理城内垃圾。表姐夫和清洁工指挥搭档倒车,准备装运。搭档倒车中把油门当刹车,直接撞死了表姐夫。出事时,女儿刚满月,政府部门给赔偿四十万,婆婆没给表姐一分钱,表姐心灰意冷之下带着女儿回到娘家。

2008年春节后,大姑家买了辆运水车,表哥开着给当地石油公司送水,周六下午,在县中学带着弟弟去洛川县送水,凌晨一点多,在洛川县的十字路口,表哥的车和一个半挂撞了,表弟当场死亡,表哥两条腿被撞飞,惨叫声夹杂着鲜血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血流枯竭而死。

大姑得知消息后,赶到现场,看见表弟惨状就当场昏迷,被救护车拉走了,没有见表哥。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儿子,我大姑从那以后一直疯疯癫癫,只要清醒过来就去两个儿子的坟头哭。

老家待了一年,姑父带着大姑搬走了,可是,每到过年,人家家里都是欢欢喜喜,其乐融融。我大姑和姑父两人摆好碗筷,坐在炕边嚎啕大哭。

我经历过,差点崩溃了。我妹去年2月中旬因为减肥,不吃晚饭,每天早餐和晚餐只吃无糖麦片,中午只吃小半碗饭,最后因为过度减肥引起营养不良,得了重度贫血而晕倒在地铁上,被好心人报警并送去了医院,当天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调理好身体,现在只要天气有些变化,她就很容易感冒和咳嗽,而且要弄很久才会好起来。钱花了不少,身体却没调理得好起来。

就在我妹还没好起来的时候,3月底,跟我一起长大的堂哥确诊为肺癌晚期,从确诊到离开不到一个月。就在大家都为他四个孩子的日后读书生活的问题而发愁的时候。

就在我们还没从痛失至亲的伤痛中走出来的时候,我婶婶也就是堂哥的妈妈,因为受不了老年失独之痛,情绪过于激动从而引发了脑溢血,幸好送去医院及时,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了,但是却半身瘫痪,生活却不能自理了。

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都由我嫂子一个人承担,她还没从丧夫之痛缓过来,我婶又瘫痪了,嫂子一下子体重从130瘦到90来斤,一下子老了很多,这真的是雪上加霜啊。

6月份,我小婶骑摩托车去买菜,不小心跟人家蹭了一下结果伤到腰,加上她本身就有腰椎盘突出,所以要做手术。据说这次碰蹭主要责任是她,因为她逆行。

10月份的时候,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我爸,不知怎么的摔断了胯骨,需要做换骨手术。问他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摔伤的。

最后因为他做换骨手术我们几兄妹闹翻了,原因竟然是因为手术费的事。大哥和二哥都不想出手术费,说是我爸已经七十多岁了没必要做换骨手术,随后几兄妹就吵了起来。去年真的多灾多难的一年,也是最不顺最难过的一年,我们不仅是去了至亲,还失去了亲情。

说说我自己家吧,妈妈六十二岁生日的前一天(2010年腊月十七)早上在未起床跟爸说早点起去买菜,明天不上街,只将喂养的鸡杀炖起等我姐(姐嫁得近,年年都回去给父母过生)爸就起床去把饮水机打开,再去上个厕所,又把鸡喂了,返回来时只见妈妈仅穿了只衣袖就走了!任爸掐人中狂呼都亳无反应,当时家里只有他们两人!又是农村单独户,邻居都离十分钟路啊!我可是想像爸当时有多抓狂!哥在山东,我在成都,当天赶回去时真的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流泪],人家说恩爱夫妻不超过三年!真的是,爸在孤单思念中二年后他生日(二月初四)当天我们都回去给爸过了生,爸还红光满面的精神好得骑新买的电三轮上街买菜还给他外孙女买了瓶口香糖,吃饭后还同朋友些打了长牌!当天下午我是晚上九十点过才回的成都,哪知早上五点过就接过哥的电话,爸也走了![流泪]十二点过哥去睡时还给爸开了电热毯,爸在客厅看电视!五点过哥起来上厕所发现客厅电视开着灯也亮着爸倚坐在沙发上已经都冰凉而疆硬了!太突然了!哎,这还不算!命中注定不该我们富有吧,刚想买房,一三年婆婆查出肠癌,手术和治疗,又加糖尿病!哎,房的首付就付进医院!接着公公又查出白血病,再障贫血,命是保住了,一年得输两次血!又是去了半套房!哎!房买不起无所谓了!平安健康就是福啊!!!

很多年前的一个早春,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妈妈去上茅房 ,走到院子里 ,抬头往西边一看 ,西边那个村子红了半边天 ,妈妈一看不好, 直觉告诉她:那里好像是着火了 !

而且着火的地方正是我老姨家住的方向 ,离我们家也就七八百米远,妈妈赶紧解了个手,就去屋里喊爸爸快起来看 。

我妈当时告诉我爸,我看兴盛那边儿好像着火了, 就在我妹妹家住的地方 ,是不是她家着火了 ?我的心里很不安,你快点儿起来 ,穿上衣服和我一起去看看 ,那时候我爸已经脱下衣服躺下了 ,听我妈这么一说, 我爸赶紧穿上衣服 ,拿起一把铁锹,就和我妈往那儿跑, 当时我和弟弟已经睡着了 ,几十年前的农村,晚上没有什么业余活动 ,睡觉都比较早 。

那时我才八九岁, 弟弟也才五六岁 ,爸爸妈妈把我和弟弟扔在家里睡觉 ,他们把门从外面锁上, 就赶紧跑去了 ,后来听妈妈说,走的越近 ,就感觉越是我老姨家了,她的腿都吓软了,越是怕我老姨家出事,就越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是我姨家着火了,这大东北就我妈和我老姨姐妹两个是亲人,剩下的姐姐弟弟们都在湖南长沙住。

等爸爸妈妈跑到老姨家附近的时候,看到老姨家火光冲天,院子里的柴草垛,苞米楼子全部都烧着了,吓得我妈两条腿一软就坐地下起不来了,老爸好不容易给她扶起来,那天风特别大,村民们也救不住火,烧的简直成了一片火海。

后来房子也烧着了,老姨一直在哭喊着,当时全家人都在绝望和无助中煎熬,眼巴巴的看着家中的一切,被无情的大火吞噬。

老姨三个孩子,她大儿子比我小一岁,大姑娘比我小三岁,最小的小妹比我小六岁,好像那时我小妹妹才两三岁的样子,刚刚会走路没多久。

当时村民把三个孩子都护送到他们的姑姑家,离我老姨家不算太远,老姨一直去火里抢东西,慌乱中抢出一些生活用品,最后老姨一下想起来,柜子里面有件衣服,兜里还有六百块钱私房钱,是偷着自己攒的钱,她要跳进火海去抢,后来让大家拖了回来。

你遇到过哪些诡异或离奇的事?

昨晚,86岁的老母亲心情特佳,跟我们讲述了两件她遇到的诡异和离奇的事!(以下用第一人称行文)

(一)

9岁以前我身体很差,一年四季都是病怏怏的!9岁那年的一天早晨,我起得十分早,急忙去上厕所。等我从外面回来,一下子就昏倒在堂屋里,我妈吓坏了,费了半天劲才把我弄醒,我一醒就用一个男人的声音对她说:

“你让我俩去执行任务,顺利完成,各奖100块大洋,完不成,回不来,给每家家属100块大洋,并给我俩每人买一头羊做好事(伊斯兰教的一种祭祀活动),为什么不兑现承诺?”

我妈弄清情况,作了承诺保证后,我才恢复正常,对于发生的事,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只记得去上厕所,其它就一无所知了!

事后才知道:那时我们地方还没解放,当时我爸爸是路桥大队的大队长,他要进山去剿匪,就事先派两人去侦查情况,并作了承诺。由于他俩没完成任务,造成剿匪很被动,连日忙着应对反常情况,还抽不出时间去兑现承诺。

这两人中的一人阴魂不散,伺机到我家来讨说法,由于我平时身体差,那天又单独外出,于是他就乘机附在我身上,陈述情况!

首先声明一下,本人正规医科大学硕士毕业,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对那些神啊鬼啊,一概不信。但是那天晚上的奇怪经历几乎动摇了我的无神论观点[捂脸]。

说到这里,我要介绍一下我们目前住的房子。我们目前住在汉口闹市中心,是公婆生前住的老房子。公婆相继去世后,为了方便孩子上学,我们就搬进来了。当然,入住之前,我们就把老房子彻底翻新了一下。虽然公婆都是在这所房子里去世的,翻新以后,也没觉得有什么。甚至我们现在住的次卧,就是公公生前在住,老人家就是在这间房里去世的。

老公的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出差。一天晚上,他出差了,家里就我和女儿在家,女儿在里面的主卧写作业,我在外面的厨房做饭。我在水龙头洗着菜呢,冷不丁瞥一眼右边,一个白色的影子在过道一闪而过! 我甚至能看清袖子是白色的! 当时奇怪就喊我女儿,以为是她。喊半天她没答应,我穿过客厅,推开主卧门一看,女儿穿着蓝色的短袖校服在写作业呢[汗]。当时就给吓住了,半天反应不过来。难道我这么多年的学白上了?真的是无法解释。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阿飘么?还是我看花了眼,但是当时看到的是那么的真实[尬笑]。真是无语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我不敢相信。我学医,知道人死后,就火化成灰,变成水蒸气和二氧化碳,回归大自然,遵循物质守恒定律。这个世界上就没这个人了。我还是不相信我看到的东西,一定是我眼花啦[捂脸]

年少时经历过两件事,算不上多诡异,只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迷惑,因印象深刻,记得比较清楚。

一个是:上七年级时,在镇上的学校住校,每个周六下午都要回家准备下个星期的伙食,镇上离家六七里路,为图近便,需要穿过一条蜿蜒的田间小路,过了小路尽头,有片大汪塘,汪塘西边有户人家,这户人家养了一二十只鸭子、鹅,多远就能听见它们呱呱地欢叫声,时值中春,汪塘四周杨柳依依,绿水翠叶,每次经过这片汪塘,我总会为了多看一眼曲项向天歌的大白鹅而放慢脚步。

那天,在我快要走到这家人的门口时,隐约听到后面有人喊我,转身看看,却没有发现人影,以为听岔了,就又走,然而这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轻轻的,犹如从空气中飘来,又好似我奶奶的声音,回身再看看,还是没有人影,就想肯定是听岔了。

回头继续走,走到这家人门前时,忽然一股猛烈的疾风擦着我的鼻尖飞了过去,随着咕咚一声响,在我右边的汪沿处落下一块黑乎乎的砖头,接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半大花猪嗷嗷嚎叫着狂奔而去。

我当时愣住了,年龄小么,也不知道怕,只是觉得鼻尖那儿热辣辣的冒火。而另一个发愣的是这户人家的男人,他站在他家门槛上,一只手保持着仍砖块时的姿势,我和他就这么相互盯着愣了一会,他才过来问我:

丫儿,没事吧,我摸摸微微发疼的的鼻子说:没事。

到家时,我奶奶正在火房烙煎饼,显然喊我的声音指定不是奶奶的,鼻子那越来越疼,我照照镜子,才发现鼻尖处竟然掉了块皮,正往外渗血汁,我给奶奶看,没有说和砖头亲密接吻的事,奶奶也以为我是在哪儿蹭着了,顺手捏了点草灰给我摁上,这事儿几天后也就忘了,从来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过。

爷爷死的前一天夜里半夜,自己爬到棺材上去站着大喊大骂,要知道那时候的他已经近乎于瘫痪,双脚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要想下床只能靠人搀扶,且还得是我爸这样的壮年人才能搀扶得住。然就是这样的状况,他却爬上了近一米高的棺材上面,且力气大得惊人,父亲一个人压根拽不动他,后来还是邻家的叔叔帮忙,两人一起把他从棺材上拽扶下来的。

爷爷享年88岁,去世前的三四年身体就不好了,刚开始还能自己拄着拐杖走路,后面就得人搀扶着走,到最后连床都下不来了,且时不时就气喘头晕,咳嗽不止。

爷爷自己住一个房间,房间光线不是很好,大白天的都得开灯才能看得清楚,没办法我们那的老房子就是这样,瓦片屋顶,开的天窗又少,所以房间里面基本都是黑乎乎的。虽说爷爷的房间摆设很是简单朴素,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衣柜,但我从小就不敢进他的房间,因为他的房间里有一样东西让人看着犯怵。

那东西是一具“千年屋”,也就是俗称的棺材,就摆在爷爷床铺的对面,用木架子跟砖块垫着,上面放块塑料布稍微挡挡,我们那边的风俗就是这样,老人上一定年纪后,家里面就得备着一具未上漆的原木棺材了,以备不时之需。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乍一看到估计会被吓一跳,我就曾被外婆家放厨房边的棺材吓了一跳。

奶奶住在爷爷的隔壁,两个房间用薄薄的木板隔开,说话打呼噜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爷爷去世前一天的半夜,奶奶突然被声音吵醒,一听是爷爷房里传来的声音,便批衣而起前去查看,刚打开门便见父亲也正好打开房门,两个人推开爷爷的房间开灯一看,瞬间被吓了一跳,只见爷爷衣着单薄,颤巍巍的站在离地近一米高的棺材上,对着空气正恶狠狠的破口大骂,喊着诸如“滚”“离我远点”这样的话语,见此父亲赶忙过去搀扶爷爷,想要把颤巍巍的他从棺材上扶拽下来,然这时候的爷爷力气大得惊人,仍在挥舞着手臂驱赶着什么,父亲压根拉他不住,最后还是住隔壁的叔叔闻讯赶来协同父亲一起把爷爷拽扶下来,重新躺回床上的爷爷不在大喊大叫,却一直喘着粗气。

第二天早上,有经验的本家二伯说爷爷这样怕是回光返照,快不行了,让赶紧通知堂哥一家回来见最后一面,爷爷见到了他的曾孙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我觉得爷爷去世的前一天夜里真的挺诡异的,一个近乎于瘫痪的老人是怎么爬上近一米高的棺材的?他是看到了什么吗?不然怎么一直做着驱赶的动作并一直对着空气大骂着让什么滚。

这事儿就在前几年,村里面一个高寿的老太太去世了,按辈分的话我应该叫老奶奶了。

当时作为年轻人都要回去抬棺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实行火葬,最起码我们这个小地方还是土葬的。

因为老太太的年龄很大,是高寿去世的,所以在我们这里应该叫喜丧。所以就少了很多微凉的气氛,大家吃完饭就准备抬棺去坟地了。

抬棺的人挑的都是一些二三十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这老太太是一个个子很小,大概也就70斤左右的老人。

当时队长说那就8人抬吧,我们每人抬得路短一些。可是那8个人抬棺木的时候一下子没抬起来。当时都以为是有人在捣乱,只喊嗓子不出力。所以又让他们试了一次,但还是抬不起来。

也没有人多想什么,以为是棺木太重了。于是队长就说那就16人抬吧,大家会轻松一些。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16个人抬着都累得不行不行的。

第1波人才走出去不到500米就放下了说实在太重了,抬不动了要换人。然后第2波人都嘲笑第1波人,说他们是装的。

我当时排的就是第2波,我也不是第1次抬棺了,这次抬的时候那就感觉肩上有千斤重一样,当时的天气还不是特别热,那汗一下子就出来了,没走两步腿都是软的。好不容易把棺木抬到十字路口,孝子开始烧纸。

他们家请的有风水先生,听说这事儿就跑过来对他们说,这是你妈不想走,你赶紧跪下跟他磕个头说说话。然后他儿子就连忙跪在棺木前,磕头说话。

第三拨人看我们前两拨人都累得不轻,都觉得可能真的太重,等烧完纸之后。他们都攒足了劲,饭一下子就把棺木抬起来了。当时还说这么轻,你们这两拨人都在装呢。

听一位开货车的亲戚说,他当年遇到过这么一件诡异的事…

他说,那次他送完货返回的途中,突然看见在公路正前方,走着一个红衣女子。他连忙放慢了车速…

可是,他感觉着到自己无论开多快多慢,那个女子都始终与他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也就是说,他无法开车超过那个女子…

那时的交通路况差车况差,行人安全意识差。可是行人的素质再差,也不至于一直会走在公路的中间。难道,她不要命了吗?

看来,她是来碰瓷的。可是那时候人们的词典里,“碰瓷”这个词还没有诞生。那时的人们比较纯真,还没有学会怎么去讹人…

但那时诡异的事多、离奇的事多。所以,我那亲戚首先想到的是遇到鬼了。要坏事、要出现邪乎事…

那时候,人们对于车辆的保险都不是太重视,所以发生了交通事故、不但要吃官司,还会倾家荡产的。

我那亲戚停下了车,再也不敢前进了。他不敢拿着身家性命去冒险。他知道碰到了邪乎事,弄得不好了还要出大事。

还好,他连天加夜赶路、也没有很好的休息。他干脆把车开到路旁、关上了门窗,美美的睡了一觉。

他醒来后,发现那个红衣女子早不见了。但他还是不放心,就在原地等着,终于等来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经过了协商,他用高价买下了她的衣服一用。他把那件红衣铺在车轮子的前面,然后开着车小心翼翼的压了过去…

到此,以上就是小编对于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的问题就介绍到这了,希望介绍关于安徽路桥企业文化墙的3点解答对大家有用。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信息真实与否未经本站确认,仅供大家参考,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的客服删除!

企业网